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妻子的初卖
妻子的初卖
身下肉体扭动的感觉是如此美妙,我动情地热吻着君君的湿润红唇,一边揉搓着她娇嫩的乳房。耳边聆听着她动人的呻吟,脑子里习惯性地将自己想像成平时对她垂涎三尺而无机可乘的男人。不知从何时起,这种想像已成为我和妻子做爱时最好的刺激。幻想那些男人中的某个终於得逞,将我太太弄上床,在她苦苦哀求之中半哄半用强地夺去她的贞操。幻想他将颤抖的妻子压在身下,无视她无力的抗议,硕大的阴茎顶进她纯洁的阴道,肆意地在她身体上发泄,一次又一次地在她的子宫里射精……

此时妻子也会紧闭双眼,想像着被那个男人奸淫,淫荡地娇声呼喊着他的名字,哀求他的征服。妻子的客户和上司是我们经常想像的物件,还有我的好友、医院的医生,等等。可是今天我的想像比平时更丰富,我想让她穿上我买给她的性感短裙,到酒吧里去陪酒,让陌生下流的男人揉搓她的肉体、吮舔她的脖项,最後把肮脏的两百块钱塞在她的乳房中间。想到这里我兴奋极了,我的唇舌离开她的耳珠,如梦呓般在她耳边道:「老婆,我带你出去卖好不好?」被我抚摸得春情大动的妻子轻笑道:「你舍得麽?」「就是不舍得所以才刺激啊!不卖身的,就只让他们占点便宜……」「你想看我被人家摸吗?」「是的,看着你被陌生人摸奶子、摸屁股,为了两百块钱被他摸遍全身。」「噢……他如果想干呢?」「那就开个高价……三千块。」「他万一肯出呢?」「那就让他干好了。」「你坏!为了三千块就让人家干你老婆!」「蛮多钱的噢……再说我又想看……」「人家肯定不肯让你看的。」「那我就在门口听。你不是有很多有钱的客户想干你吗?他们肯不肯出三千块?」「肯定的……好的老公,你就站在门口收钱,让他们排着队一个一个进来干我,把我当母狗一样在我身上发泄!」「臭婊子!」我听得好爽,顺便搧了她一个耳光。「噢!打我!把我当婊子一样干!」君君美丽的脸庞上因为那一巴掌泛起红潮,却让她更兴奋了。我不客气地边干边揍她,并不时加以辱骂,甚至在她脸上吐口水,她叫得越发响了。女人真是有被虐爱好的动物,好在我也喜欢这样的感觉,特别有征服的快感。那晚像平时一样,我搞了她大约一个小时,最後在她耳边吼叫着得到了无比的发泄。幻想是一回事,具体实施又是另一回事。可能每个有绿帽情结的男子都会有这样的困惑吧!想像老婆在别人怀里是如此刺激,可若真的发生,看见自己的娇妻被人玩弄,是否真的会是快感大过嫉妒?我也不知道。就是怀着这样忐忑的心情,我跟老婆筹划起来。她最大的顾虑倒不是被别的男人玩弄,而是怕被熟人看见,女人真是水性杨花又自欺欺人。

她建议到外地去玩得疯狂些,但我很怕到了外地人生地不熟,何况去的又是舞厅这种鱼龙混杂的场所,安全没有保障。所以最後两人决定还是留在上海,去一家叫yy的舞厅。那里曾经红过一阵,但上海人一向喜新厌旧,现在我的朋友的已经很少有人去了。行情我也了解,两三百就可以坐台摸个够。计划议定,就只待东风了。周六整个一天,君君都有点魂不守舍,好像想到晚上要发生的事,既不好意思却又很期待。我看在眼里,也觉得很兴奋,就像小孩子要去春游那种感觉差不多。吃过晚饭,老婆按计划进屋换衣服,我想跟进去看她穿什麽,却被她笑着推了出来。左等右等,好不容易门开了半边,露出老婆半边身子,和一张红红的脸蛋。只见她经过细心修饰的面容美目流盼,朱唇半启;上身一件无肩露脐的筒形小衣,外披一条透明丝巾,隐约可见下面半露的酥胸;下身一条紧包臀部的收底超短裙,边上还开了个叉,将大腿展露到旁人平时绝对无缘相见的高度。光滑修长的玉腿上不着丝袜,脚蹬一双四寸细高跟的黑带凉鞋,露出匀称的十只足趾。看得不由让已熟知她全身每一处的我也大赞了一声,下体蠢蠢欲动。老婆有点心虚地问:「会不会太暴露?」我知道今晚的游戏不光是为我,也是她得以将性幻想变为现实的难得体验,而她这样打扮,完全是按照自己的幻想,只不过出於女性的矜持和不安全感,需要男子的肯定和支援。我连声道这样漂亮又性感,而且既然要扮鸡,当然要穿得像出来卖的。在我的百般怂恿下,君君终於坚定了决心,不过她坚持要等到天黑才肯这样出门,也好,我也不想在马路上太招摇。时值夏日,等到天色全黑,已经是九点多。老婆经不住早已坐立不安的我的催促,终於勇敢地走出了房门。刚一出门,一照面正遇见楼上的陈阿伯从外面回来。陈阿伯五十出头,丧偶多年,身边有一个独子还没结婚,平时最大的嗜好就是打麻将,今天看来又是一场酣战方了。他穿着破了个洞的汗衫短裤,一手摇着蒲扇呼哧呼哧地爬上三楼,一抬头正见君君两条美腿嫋嫋娜娜地走下楼来,从下往上看,超短的裙子里隐约一片黑色,却不知是黑色的内裤还是真空;上身丝巾下露出大半个酥胸,中间一条乳沟清晰可见。从来没见过我老婆这麽暴露的陈阿伯一时张大了嘴楞住了,君君的脸唰地红了,匆匆打了声招呼就拉着我往下急走,快走过转角时我回头一瞥,似乎见到陈阿伯的脸一闪而没。坐上计程车,老婆紧紧搂住我,在我耳边道:「刚才难为情死了!这下怎麽办?」我知道她说的是被陈阿伯撞见的事,虽然我也有些忐忑,但想到陈阿伯的表情又觉得很兴奋,便轻声应道:「这有什麽大不了的?我倒觉得很好玩,你看陈阿伯的表情好像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他又没地方出火,今天晚上肯定要猛打飞机了。」君君被我说得一笑,也就不多想了。快到yy,我让司机把我先放下车,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看见我俩一起进去,且慢慢踱去便是了。

夏夜的空气里充满不安与燥动,路上和我一个方向的女子个个衣着暴露,不由让我心潮迭起。走进yy的大厅,楼上震耳欲聋的音乐已隐隐可闻,似乎是在众多工作人员的注视中我走向二楼,虽然我想那只是我心虚的错觉。还没进舞厅,门口已有川流不息的人群告诉你这个场所的性质。各色各样的男女打扮得光怪陆离,寄包的寄包,等人的等人,另外还总有一些一边游荡一边左右乱瞥,不知究竟是什麽路道。甫入大门,强劲的音乐在脚下振动,左边舞池里的灯光满溢到厅内每处,我刚想按计划走向吧台看看君君在哪,一个甜腻的声音已在我耳边响起:「先生,一个人来玩吗?」我一转头,只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站在我身边,长得还算标致,脸上的微笑虽然有些职业性,倒也不令人讨厌。她身着一件细肩带的小背心,下面丰满的乳房胀得鼓鼓的,硬是撑了半个出来;下身一条九分裤紧包着丰满的臀部和大腿,薄薄的质地似乎挡不住下面的肉慾翻腾。这样的条件在yy算是很不错的了,我想。她意识到我上下的眼光和似乎的犹豫,笑得更动人了,一手搭上我的臂弯,无意识般地将乳房在我上臂蹭了两下,道:「我们坐下来喝杯饮料好不好?」我趁机用手臂在她胸部顶着道:「好啊,你在这里坐一下,我转一圈回来找你。」她脸上闪过一丝不安,生怕已经煮得半熟的猪头从此变成黄鹤,却见我掏出皮夹,抽了张五十元给她,她的眼睛登时亮了,连我俩身边刺眼的灯光一时都为之黯然失色。「自己去买杯饮料,坐下来等我。」我说道。她的眼神随着我的皮夹消失在裤袋里,恋恋不舍而神不守舍地勉强着自己望回我的脸,「嗯。」又那麽甜甜地应了一声。吧台上大半坐满了人,但应该还不会找不到人,可是我转了一圈下来,硬是没发现君君。怎麽会呢?约好在这里等的。我不满地想着,大概上厕所去了吧!掏出手机拨了号码:「暂时无法接通……」妈的!又等了五分钟,君君还是没有出现,难道已经……?我直冲「雅座」,在幽暗的灯光下假装无意地巡视。黑暗的角落里一对对的黑影蜷缩着,永远都看不见男人的两只手(最多一只),哦,似乎有个例外……等等,那不是我老婆吗?她朝我瞥来的一眼证实了我的揣度,那表情里有几许幽怨,几分放荡,和一点难为情,掺在多少有些机械的笑容里,看得我不知心头何味。

她很乖,帮我留了个位子,我想着,走到她身後的一张沙发,示意侍者来杯烈酒,不多时後,眯眯已经坐在我怀里,她丰满而有弹性的臀部隔着轻薄的布料顶着我已经半硬的肉棒,上身慵懒无力地靠在我身上。面前不远处,君君已经用同样的姿势半躺在在那个中年男子的身上--在她看见我身边的女人後,似乎完全放弃了矜持。她的丝巾早已不知所踪,因为坐久的原因,本来就短而有弹性的迷你裙已经完全不能遮盖她的白花花的屁股底部。我看着那个陌生的男人把我结婚三年的妻子搂在怀里,调笑着一手隔着衣服轻抚她的乳房,另一手在她暴露无遗的大腿上揉搓,腹中有把火在烧,好像要吐血一般,虽然我并不知道吐血到底是什麽感觉。只见那男人的手越摸越高,忽然完全消失在她的黑色短裙里,只见君君的身子一抖,一只手像是下意识地要往下移停止他的动作,却在半空僵了一下,然後不自然地恢复原来的姿势,只是她的下巴略略抬起,朱唇半启,胸部也引人注意地起伏起来。我看着他尽情地抚摸着我老婆最私秘的地方,想像他灵活的手指拨开她的丁字裤,在她阴蒂上的旋转让她疯狂。伴随酒精的作用,愤怒、羞耻和快感在我脑中混杂交织,我觉得自己快要被胀开了。我的手下意识地从眯眯的背心下伸入,一把抓住了她的左乳,引得她噢了一声,声音里疼痛大过惊讶。那丰满的弹性让我感到了一丝发泄的快感,不顾眯眯不满的呻吟用力揉捏起来。眯眯的「眯眯」比我老婆的大,摸起来很爽,可是现在我的心思完全在我老婆身上。只见那男子在君君耳边细语说了几句,她摇了摇头,却忽然开始焦虑不安。那男人一笑,又对她说了什麽,手却开始动了,这次只见君君将屁股抬起,似乎方便他的动作。我只听耳边眯眯一声笑,半转头对我轻声道:「嘻嘻,快看!那个女人要脱三角裤了!」我俩望着君君用最不引人注意的姿势将一团黑色的小布从裙底拉过脚趾,缩成一团捏在手心。我强作镇定地道:「这个女人好骚啊!你认不认识的?」眯眯道:「不认识,大概是新来的。」我暗道:「认识就怪了,那是我老婆!」眯眯见我全神贯注地盯着君君,有些不甘心地捏了一把我的鸡巴,有点夸张地一声惊呼:「哇,看人家看得这麽起劲!」我笑了笑,把另一只手伸向她的大腿根处。这时那男人的一只手又重消失在君君的裙底,另一只手也由下而上大半消失在她的筒状小衣里,原本应该显示乳房曲线的衣底现在只见一只手翻腾的动作。忽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毫无警兆地,他的手将我老婆的上衣猛地拉低,将她的左乳整个露出,右乳也连带露出大半,她忙用力将他推开拉起衣服。可是那大概一秒钟的功夫,在大概除了我们几个没人看到的阴影里,我太太的奶子完全暴露在外,就在整个舞厅充斥的几百人面前。我一时惊呆了,连眯眯也傻眼了,只见我老婆反身就是一个耳光,那男人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不顾她的挣扎重又把她抱在怀里。君君挣扎了一会儿,也就不动了。不多时君君似乎起身如厕,我也藉故离座,尾随而去。我俩有默契地一前一後走入一个阴暗无人的角落,君君一转身扑入我的怀里,抽泣起来。我忙问怎麽了,她说那个男人欺负她,我说反正没人看见,不要紧的。她见我不生气,如释重负般问我想不想她,又吃醋地问眯眯的情况。为了让她更放得开,我就添油加醋地形容了几句。果然她听完沉默了几秒,低头鼓起勇气般地道:「老公,他想要。」我诧异地看着她道:「要上床?」她嗯了一声:「我说我不做的,他说开个价,我就随口说三千,没想到他就答应了。」我心一沉,不知该说什麽好。君君开口道:「我知道你肯定不肯的……我们回家吧。」我心下有些疑惑,抬头反问道:「那你肯吗?」君君低头道:「你不是一直想看吗?」我望着她,知道我期待已久的时刻终於来到了,只要我说声好,我的太太就会将她纯洁的肉体出卖给陌生人,让他肆意发泄享用。可是……我真的想这麽做麽?这样的性幻想是应该实现的吗?那无疑会是非常刺激的,我知道,肯定会刺激得让我疯狂,可会不会,过度的刺激让我从此对正常的性交失去兴趣?将妻子出卖的结果,对我们婚姻的影响又会怎样?一个邪恶的念头又说道:「三千块,只要卖一次,干完洗乾净,不就像没发生一样?一个月有几次生意,对我们的生活就很有帮助了……」我迷茫了。

  【完】